大学生就业:低下骄傲的头,才能走好发展的路
来源:就业网   作者:就业网   点击数:1333   日期::2011-05-26
     南京师范大学日前传出新闻:去年8月到今年3月,该校新闻传播学院10名大三学生,“卧底”南京市几家蚁族聚集地马群地区、水关桥、奥体中心附近和南京大学旁的求职公寓,历时7个月调查了600多名毕业生蚁族,写出了10万多字的调研报告,其中不少情况和数据发人深思。

生存艰难:月工资多低于2000元

  名牌大学毕业的张红,是奥体中心附近一家“求职公寓”的长住客,目前正和另外一名女生在新街口一家铺子做服装生意。晚上8点半,她正在吃晚饭:一只3.5元的肉松面包。老板娘关切地问她要不要吃点饺子,张红抬眼:“多少钱?”老板娘说:“4块一两,要不?”张红想了想,摆摆手,又低头在笔记本上上网。

  据调研数据显示,64.3%的受访蚁族没有吃早饭的习惯,85.4%的人将一顿正餐控制在10元以内。这一切都源于“收入不稳定,只能勒紧裤腰带干革命”。据统计,目前南京的大学生蚁族主要从事保险推销、电子器材销售、广告营销、餐饮服务等临时性工作,平均月收入多低于2000元,绝大多数没有“三险”和劳动合同。

  “卧底”之一的大三学生张梦园在调研日志上写道:“夜深了,在外工作或者找工作的蚁族们陆陆续续返回‘蚁巢’,冲一碗泡面或者啃个面包坐在公共客厅里看电视,看得最多的是江苏卫视的《非诚勿扰》,也有一些在笔记本上看韩剧。他们中大多数人,尤其是男生,由于生活窘迫,婚恋频频亮起红灯。”

坚韧度缺失:67.6%的人半年后会选择放弃

  大学生蚁族为何留在城市,而且规模呈不断扩大趋势?公众普遍的看法是“大城市有吸引力”。而南师大学生此次调研发现,许多蚁族来自农村和小城镇,他们的压力更多来自于父母。

  “在父母眼里,到了城市就是城里人了,所以我们不敢跟家里人说过得有多苦,也不敢回去,怕让父母失望。”接受调研组访谈的王浩然说。

  从农村“跳出来”、毕业于南京某大学经济管理专业的王浩然,是父母眼中的宠儿和骄傲。去年毕业时,他毫不犹豫地放弃找工作,踌躇满志地选择自主创业,结果却投资失败了。他没有勇气重新再来,而是去了一家小公司做业务经理,月薪1800元。

  指导此次调研的南师大新传院副院长王丽娟教授指出,蚁族一方面对未来充满期待,另一方面又对生存状况如居住环境、经济收入、社会福利等感到不满意,加上社会支持较低,会造成心理层面的相对剥夺感,导致坚韧度下降,不能接受较高的生存压力,因而找不到理想工作或频繁更换工作。据了解,“跳槽”几乎成了蚁族们的家常便饭,几乎每个人都有过“跳”两三次的经历,谈及原因,无非是“工作太辛苦”、“工资太低”和“专业不对口”等等,但大都越跳越不理想。调研发现,67.6%的人半年后会选择放弃。

感觉错位:缺乏对自身原因的清醒认识

  调研发现,63%的蚁族将当下的处境归结为“社会之失”,75.6%的蚁族认为“自己很优秀”。当这些大学生不能很快实现就业时,他们往往不是从自身找原因,多数时候感觉社会抛弃了他们。有高达75.3%的蚁族觉得“不幸福”,其中有89%的人认为不幸福的原因来自于“得不到社会认可”。

  南师大教育心理学副教授殷飞认为,蚁族群体的出现,有一定的社会因素,比如大学扩招,导致支付高教成本时隐含的毕业预期收益高于“市场定价”。但更主要的还是自体原因。“蚁族的尴尬在于,面临一个欲望的世界,想有却不能拥有。他们在无处安放的青春岁月里艰难寻觅自己的路,但缺少‘从小事做起、脚踏实地’的理念。而价值多元的社会环境,又让不少人失去了‘冷静思考、忍辱负重’的耐挫力。”殷飞表示,对于蚁族大学生,除了呼吁政府、社会及媒体多多关注之外,更要提醒他们:成功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,只有先低下骄傲的头,才能走好生存的路。

来源:新华FS:PAGE]日报

通讯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区大学科技园大学路4655号
邮编:250355 就业电话:0531-89628031 | 0531-89628293
传真:0531-89628031 Email:jiuye8031@163.com